最新资讯

“千禧一代”正对未来失去信心

编辑: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9-08-13 13:02
内容摘要:   日前在深圳举行的深港合作会议上,深圳市市长陈如桂介绍,深港科技创新合作区将探索实施特殊的科技创新管理制度和国际科技合作机制,努力在科研人员出入境、科研物资通关、科研资金流动、新技术应用等方面先行先

  日前在深圳举行的深港合作会议上,深圳市市长陈如桂介绍,深港科技创新合作区将探索实施特殊的科技创新管理制度和国际科技合作机制,努力在科研人员出入境、科研物资通关、科研资金流动、新技术应用等方面先行先试。【潜河流韵】只有动态地、持续地开展退市工作,将所有劣质公司坚决从市场上予以清除,我国资本市场才有可能迎来真正健康的环境。劣质公司退市是资本市场的一项制度安排,而垃圾分类管理属于社会管理范畴,与人民群众日常生活相关。这两个问题似乎风马牛不相及,为什么会放在一起呢?这是因为它们在本质上有共通之处都是为了解决出的问题。劣质公司退市维护的是资本市场的环境。

  按照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的要求,各地应优先改造小区水电路气及光纤等配套设施,有条件的地区可因地制宜加装电梯,建设养老和抚幼服务设施、无障碍设施、停车库等配套设施,实施节能改造等。  黄艳表示,2017年底,我国正式启动厦门、广州等15个城市城镇老旧小区改造试点,截至2018年12月,试点城市共改造老旧小区106个,惠及万户居民,并形成了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下一步,住建部将继续指导各地扎实开展试点探索,为进一步全面推进城镇老旧小区改造工作积累经验。  据悉,城镇老旧小区指的是建造时间比较长,市政配套设施老化,公共服务缺项等问题比较突出的居住小区。

  “爸爸是残疾人,家里就靠母亲打工维持生计,车祸又让妈妈的腿折断了,上完学对我来说只是一种奢望。”  像拉木卓玛一样的贫困家庭,在“三区三州”地区有很多。幸运的是通过建档立卡,他们成为政府精准脱贫的对象,同时进入“中国茅台·国之栋梁”项目资助名单,重新获得学业深造的机会。

  朱晓颖摄  共和县中医院位于青海省东北部,地处崇山峻岭之中。这样一所为深山环抱的医院,是当地条件最好的医疗机构。  王辉辉在这里挂职共和县中医院副院长。

  但问题也不容回避,主要是创作人才的断档。  有专家指出,农村题材小型文艺作品的创作不能仅局限于对好人好事的颂扬,更要有问题意识,要对农村社区存在的不良风气进行批判。

“千禧一代”正对未来失去信心

千禧一代是指在1983年1月至1994年12月期间出生的人群。

在技术更迭速度加快、经济不稳定因素增多的今天,千禧一代对世界的看法、对全球经济走势的判断将直接影响未来人类社会的形态。 今年5月,德勤咨询公司发布了《2019千禧一代年度调研报告》,针对全球42个国家和地区的16426名千禧一代展开了调研。 这也是德勤连续第八年发布有关千禧一代的调研报告。 今年的报告中,德勤用被颠覆的一代来形容千禧群体。 报告发现,21世纪以来,全球经济和政治大环境发生的一系列变化,正在深刻影响着千禧一代对经济社会前景的预期和信任感。

对经济前景信心不足在经济危机阴霾尚未完全褪去,全球政治环境日趋复杂多变,新技术新业态层出不穷的今天,千禧一代所面临的最大困境就是对未来全球经济形势和个人美好生活的信心不足,而这不仅将影响他们对未来职业轨迹和人生愿景的选择,更会深刻塑造未来全球商业形态和经济前景。

报告调研结果显示,千禧一代对全球经济前景的信心已跌至近六年的最低点,仅有26%的受访者认为所在国家的经济状况会在未来一年出现好转。

而这一数字在过去两年的调研中,一直保持在45%的水平。 在这一背景下,千禧一代对自身经济状况的判断并不乐观。

超过半数的千禧一代认为个人经济状况会恶化或保持不变。

部分受访者甚至认为,即使是获得了升职或跳槽的机会,也很有可能无法缓解当前面临的经济压力。 德勤的研究人员认为,这体现了千禧一代在全球经济衰退之后面临的挣扎和困境。 一般而言,新兴国家受访者的经济信心指数往往高于发达国家。

今年的调研结果虽印证了这一点,但新兴国家千禧一代的经济信心指数却出现了明显下降:支持在未来12个月内,本国经济会出现好转这一观点的受访者比例在37%左右,而发达国家的这一比例仅为20%。 为了反映各国千禧一代对未来一年本国发展势头的总体看法和态度,报告还特别引入了情绪指数这一概念,并将最终结果量化为从0(绝对悲观)至100(绝对乐观)之间的具体分数,以反映受访者对于未来一年本国经济、社会、环境等多个维度的走势预判。

结果显示,新兴市场国家对未来的看法普遍更为乐观,其情绪指数的平均得分为48分,高于西方成熟市场的32分。 其中,尼日利亚和印度分别以69分、65分位列情绪指数榜第一、二名;中国和菲律宾则以61分的成绩并列第三。 社会不信任感加剧不仅是经济领域,千禧一代对整个社会的不信任感也在加强。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代人对传统信息传播渠道的信任程度正在快速下跌。

报告显示,43%的受访者认为大众媒体正对世界产生不良影响。 同时,虽然53%的受访者表示对媒体保留了一定程度的信任,但有27%的受访者明确表示不会将媒体视作准确、可靠的信息来源。

对此,报告提出了这样一个严峻的问题:如果千禧一代连传播事实的机构都不信任,那他们应该信任谁呢?毕竟,非政府组织和非营利机构在社会影响和消息可靠性上的排名虽高,但他们却没有传播信息的工作职责。

而对信息传播机构的不信任,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传统社会信任体系正在走向崩塌,这只会加深千禧一代对未来预期的混乱感和不确定感。

此外,千禧一代对企业的信任感也在下降。 报告显示,只有55%的受访者认为企业能够对社会产生积极影响。 77%的千禧一代认为,企业只关注公司自身的利益,对员工权益、生态环境、社会问题等事务不够重视。

不仅如此,超过1/4的受访者更是直言,对企业领导者所提供信息的可靠性和准确性持怀疑态度。 报告认为,正是在这种情绪的催动下,千禧一代的职业规划正在发生变化。

例如,4/5的千禧一代表示,在一定条件下,未来将愿意加入零工经济。 而零工经济的崛起,或将对未来商业形态产生深刻影响。

被颠覆的一代为什么不信任感会在年轻一代中大肆蔓延?报告认为,这与千禧一代长期身处不稳定的社会、政治和经济环境有关。

在本世纪前十年,全球经历了严重的经济衰退期。 有相当一部分千禧群体,正是在这一时期开始步入职场,这让他们在事业尚未起步时,就对后续的薪资水平和职业发展道路产生了消极预期。

以美国为例。

美国千禧一代在工作前十年所经历的经济增长速度,远不及之前的几代人。 在多种因素的促成下,他们在相应年龄阶段所获得的实际收入和积累的资产较少,而负债水平却很高。

这对美国千禧一代对于未来世界的看法以及自己的财务决定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除了对经济整体发展态势的预期,社会流动性减弱、阶层渐趋固化也给许多国家和地区的千禧一代带来了心理上的冲击,并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千禧一代的人生愿景。

调研发现,有2/3的千禧一代认为,对部分群体来说,由于受家庭背景等影响,无论他们多么努力地学习或工作,都无法获得公平的成功机会。 对此,36%的受访者表示,政府应该肩负起加强社会流动性的责任,以确保人人都能充分发挥自身潜力,实现收入增加或进入更高的社会阶层。

瞬息万变的技术环境也让千禧一代措手不及、喜忧参半。 随着工业时代的到来,在某些领域,人工智能技术已经开始替代人力工作。 对此,49%的千禧一代认为新技术将提升他们的工作效率;但与此同时,46%的受访者表示,不断变化的工作性质会导致未来更难找工作或换工作。

在这样的宏观环境下,千禧一代的人生愿景也发生了改变。 比如,生育子女和购置房产等传统成人世界中的成功标准已不再是许多年轻人的首选愿望。 环游世界、为社会带来积极影响等愿望受到越来越多千禧群体的青睐。

总之,经济、社会和技术领域的巨变对年轻一代的心理造成了猛烈冲击,造就了极具独特属性的被颠覆的一代。

你可能也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