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非遗传承人谈庐剧传承发展:机遇和挑战并存

编辑: 佚名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9-09-10 20:01
内容摘要:   按照WHO推荐的方案,一位耐药患者的治疗支出大约需要20万元(人民币,下同)至30万元。 龙倩介绍,2010年中国结核病流行病学抽样调查显示,中国%的肺结核患者家庭人均收入低于当地居民平均收入水

  按照WHO推荐的方案,一位耐药患者的治疗支出大约需要20万元(人民币,下同)至30万元。  龙倩介绍,2010年中国结核病流行病学抽样调查显示,中国%的肺结核患者家庭人均收入低于当地居民平均收入水平。2008年第四次国家卫生服务调查数据显示,肺结核患者家庭灾难性卫生支出发生的比例为%,远高于家中有慢性病人(%)、家中有住院病人(%)、家中有60岁以上老人(%)的比例。  针对这种情况,国务院办公厅2017年印发了《“十三五”全国结核病防治规划》,并提出到2020年,中国结核病的防控要实现基本医疗保险、大病保险、医疗救助等制度与公共卫生项目的有效衔接。增加抗结核药品供给,提高患者门诊和住院医疗费用保障水平,减少患者因经济原因终止治疗,避免因病致贫、因病返贫。

    春风化雨,基层故事滋养好记者  “江苏好记者讲好故事”活动从2014年开始举办,逐步建立“江苏好记者讲好故事”成员库。

  美联社报道,这份全长4页的决议批评特朗普在“推特”所发文字助长人们对“新美国人和有色人种的恐惧和仇恨”。  众议院民主党二号人物斯滕尼·霍耶告诉媒体记者,这份决议最快16日提交众议院讨论。

  习近平主席强调:“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无论形势如何发展变化,中国都有信心走好自己的路、办好自己的事,同世界各国和平共处、合作共赢,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  2019年第12期《求是》杂志刊发了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文章。

  展览由“拓路先贤、开基立业”“一代侨领、铸造传奇”“志士仁人救亡图存”“工商之子投资建设”“公益明贤造福桑梓”“业界翘楚引领风骚”“他乡明月亲情绵亘”等七大篇章构成,每个篇章之间既独立又相互延续,以文物为引领,以人物故事为主线,环环相扣、层层递进,实物、图文和数字技术紧密结合,深情述说了侨胞爱国爱乡的赤子情怀、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和开放自信的国际形象。

非遗传承人谈庐剧传承发展:机遇和挑战并存

8月30日晚,由安徽省文化和旅游厅扶持,合肥市委宣传部立项投资,向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的庐剧大型原创剧目《等不到今生等来世》在安徽大剧院首演。

合肥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供图  中新网合肥8月31日电(记者张强)8月30日晚,安徽大剧院热闹非凡,庐剧大型原创剧目《等不到今生等来世》在此首演。 对于“庐剧人”来说,这是件喜事、大事。

多位庐剧传承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纷纷表示,庐剧的传承与发展面临着机遇与挑战并存的局面。

  庐剧,原名倒七戏,又称小倒戏等,流行于安徽省江淮之间的皖西、皖中和江南部分地区,是在大别山一带的山歌、淮河一带的花灯歌舞的基础上,吸收了锣鼓书(门歌)、端公戏、嗨子戏的唱腔发展而成。

2006年,庐剧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剧情:从1929到1989,从16岁到76岁,青丝变白发,陶荣的守望历程跨越了整整六十年。 六十年来,她把对继田哥的那份长长思念与牵挂化作了手中丝线,一针一针地绣进了一双又一双充满期盼的鞋垫里。

终于,在一千四百四十双时,她等到了继田哥的消息!合肥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供图庐剧《等不到今生等来世》主要角色和演员都是由合肥市庐剧院青年演员及庐剧小班学员担纲,演员老中青小四代共同演绎这部诉说等待与守望的新庐剧。  张强摄  花甲之年的庐剧国家级非遗传承人黄冰介绍,庐剧的传统唱腔分主调和花腔两部分,表演朴素而活泼,简单而真实。

早期庐剧用锣鼓伴奏,主要有堂锣、大锣、小锣三件打击乐器。

  谈及庐剧的传承发展,黄冰坦言,庐剧分东路、中路、西路等多个流派,庐剧要想走出安徽,面向世界,就必须融合发展。

“语言的不通,严重阻碍了庐剧的发展,近期,我们老一辈庐剧人就在商讨如何破解这一难题。

”《等不到今生等来世》剧照。

合肥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供图  1971年,小学还没毕业的黄冰就进入合肥市庐剧团当学徒,至今没有离开过庐剧。

2010年退休以来,黄冰依然发挥余热,在学校授课,帮助剧团复排传统庐剧剧目,这次应邀参演庐剧《等不到今生等来世》。   黄冰说:“对于庐剧,放是放不下来了,但随着年龄的增加,以后上台会越来越少。 只要庐剧团不散,我就还要为庐剧干点事。 ”《等不到今生等来世》剧照。

合肥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供图  当晚,黄冰的老师——“庐剧皇后”、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丁玉兰也来到剧院观看了新戏。 古稀之年的丁玉兰不忘一颗戏曲心,至今活跃在庐剧传承的路上。 开设老年大学、教学、排戏,丁玉兰过上了比退休前还要忙碌的生活。

正因为有丁玉兰、黄冰等这样一批文化坚守者,庐剧才能在时代的发展潮流中占据一席之地。

  近年来,合肥市对庐剧的传承发展高度重视,专门出台了一批政策,为庐剧艺术发展创造了良好的条件和支撑。 更有合肥市政协委员建议设立“合肥庐剧节”,完善庐剧人才选拔培养体系。   庐剧电影《妈妈》、青春版大型庐剧神话剧《白蛇》、大型原创古装庐剧《三孝口》……得益于政府和社会各界的支持,庐剧近年来频出新作品。

黄冰认为,自2010年文化体制改革以后,政府财政对传统戏曲支持的力度加大了,社会各界越来越关注庐剧的发展,这对于庐剧来说是机遇、是春天。

  “但光靠政府的支持,自身不努力也是不行的。

”黄冰认为,打铁还需自身硬。 剧团、演员要加强自身的创新能力,提高业务水平,要有吃苦耐劳的精神,演老百姓喜欢看的戏,才能更好地融入市场。

要发展好,首要条件是留住人才,演员要放开眼界,不断吸收各个剧种好的东西。

  合肥市庐剧院院长段婷婷当晚出演了新戏《等不到今生等来世》女主角陶荣。 她告诉记者,该剧以打造戏曲精品剧目为目标,力争在剧作、音乐、表演、导演和舞美等五方面精益求精,追求完美呈现。 “老中青小四代庐剧演员同台演艺,年龄相差40多岁。

这部剧也锻炼了年轻演员。

”  段婷婷说,近年来,合肥市庐剧院抓住机遇,乘势而为,在传承经典剧目的基础上创新发展,赋予经典故事新的旋律、新的生命力,相继创作了多个深受观众喜爱的新编剧目;为适应国家政策宣传的需求,该院还创作了一批反映扶贫题材的新剧。

  段婷婷介绍,针对现在越来越少的年轻人从事庐剧行业,人才匮乏的问题。 合肥市庐剧院通过实施一系列措施,在人才培养上,力求“80后”会演,“90后”能挑起重担,“00后”能够培养出师,使得优秀剧目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下去。

(完)责任编辑:王江莉。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