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导航

【古人有瘾】人生起起落落落,他却深信“秋日胜春朝”

编辑: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9-08-12 20:00
内容摘要:   踏上取经路,太白金星继续一心一意助力师徒,各种预警、献计,层出不断,为西天取经做出了重大贡献。 习近平同智利总统皮涅拉举行会谈习近平分别会见莫桑比克总统纽西、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埃塞俄比亚总理

  踏上取经路,太白金星继续一心一意助力师徒,各种预警、献计,层出不断,为西天取经做出了重大贡献。

  习近平同智利总统皮涅拉举行会谈习近平分别会见莫桑比克总统纽西、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日本首相特使二阶俊博习近平同蒙古国总统巴特图勒嘎举行会谈习近平分别会见埃及总统塞西、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塞浦路斯总统阿纳斯塔夏季斯,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乌兹别克斯坦总统米尔济约耶夫,肯尼亚总统肯雅塔,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巴布亚新几内亚总理奥尼尔,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匈牙利总理欧尔班,越南政府总理阮春福,阿联酋副总统兼总理、迪拜酋长穆罕默德,印度尼西亚副总统卡拉首届“一带一路”企业家大会举办近千场次“一对一”对接洽谈展开普京与金正恩举行会晤习近平出席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国家主席习近平4月26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出席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并发表题为《齐心开创共建“一带一路”美好未来》的主旨演讲,强调共建“一带一路”为世界各国发展提供了新机遇,也为中国开放发展开辟了新天地。面向未来,我们要秉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坚持开放、绿色、廉洁理念,努力实现高标准、惠民生、可持续目标,推动共建“一带一路”沿着高质量发展方向不断前进。

    东昌府区闫寺街道民政所原所长郭学印擅自改变资金用途、违规发放扶贫资金问题。2014年1月至2017年4月,郭学印任职期间,在救灾资金申报、发放工作过程中,违反工作规程,擅自改变扶贫资金用途,以玉米受灾害名义为该镇34名村干部及其配偶、亲属发放救灾资金共计万元。2019年2月,东昌府区纪委给予郭学印党内警告处分。

  通过以徐士俊、卓人月《古今词统》评点为例观词论家词曲融通意识的具体体现,认识到所谓“曲代词兴”“曲兴词亡”的提法实有偏颇,明人并不认同。“词亡”之真正含义在于“所以歌咏词者亡也”,然词又以今世之乐之谱仍发挥着它的音乐功能。且不管明人在词的创作上有多少不尽如人意之处,但明代确是南宋以来直至清词这一漫长发展阶段中词曲同源意识最明晰也最接近词之本体的时代。明词的时曲化可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为明前期:瞿佑存词较多,且区别于刘基、高启等政治精英类词人。他被认为开“明词曲化之先声”,然学界对曲化词的构成元素及渊源尚不清晰。

  每个村民小组除了有村民选举的小组长、妇女小队长,还有由“访惠聚”驻村工作队队员担任的村民小组第一小组长,有村“两委”培养的村民小组副小组长、妇女副小队长,有村民代表。自治区税务局驻阔依其村“访惠聚”工作队队员、第四村民小组第一小组长特列克·哈力甫提说,村民小组发挥集体的智慧和力量,实现了琐事不出村民小组,小事不出村。第五村民小组靠近水渠。暑假到了,为防止孩子们到水渠边玩耍出现溺水事故,村民小组的服务管理队把此事反映到驻村工作队,工作队在水渠边安装了防护栏。

【古人有瘾】人生起起落落落,他却深信“秋日胜春朝”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8月9日电题:人生起起落落落,他却深信“秋日胜春朝”  作者任思雨  8日是传统节气中的“立秋”,炎热仍在,但秋天的脚步已悄然来临。   从古至今,很多文人都写过秋天,就像那句著名的“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中国诗人眼中的秋,底色多是悲凉的。   不过,有位诗人却和他们不一样,他说:“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 ”  他就是唐代著名诗人刘禹锡。

他笔下的秋天,为啥和别人不一样?  意气风发的少年  公元793年,有两个少年同时考中了进士,一个是22岁的刘禹锡,一个是21岁的柳宗元。

早在两年前,他们在长安游学而相识,年龄相仿、才气也相似,所以很快就成了知己。

  不过在唐代,考中进士仅仅是通关的第一步,接下来他们还必须靠博学宏词科,最终通过吏部考试才能给予官职。

  想通过这个考试并不简单,比刘禹锡早一年考中进士的韩愈,曾经三试吏部而不中,抱着《三年模拟》在长安城“北漂”了十年才成功。

  天资聪慧的刘禹锡在两年之内就把考试通通拿下,年纪轻轻就被授予太子校书,后任杜佑幕府掌书记,几年之后又升为监察御史,可谓前途一片光明。 制图:倪雯冰  公元805年,唐顺宗继位,王叔文、王伾素受到重用,他们希望发起一场革新运动,意在抑制藩镇、反对宦官专权,刘禹锡和柳宗元也是其中的核心人物。   一行人正准备大展宏图的时候,把持朝政的宦官和藩镇势力联合起来疯狂展开了反扑。

体弱多病的皇帝被迫退位,二王身死,刘禹锡、柳宗元也纷纷被贬谪到很远的地方,这就是历史上的“八司马事件”。   就在刘禹锡南行的路上,他的职位从连州(今广东境内)刺史又被贬为朗州(今湖南常德)司马。   一生的转折点就此开始。

制图:倪雯冰  我言秋日胜春朝  从贞元二十一年到元和九年,刘禹锡在朗州苦苦等待了十年。

  这中间,“改元元和赦文”曾让他萌生出一线希望,但很快又遭到了现实的打击——唐宪宗随即颁下诏令:刘禹锡、柳宗元等八人“纵逢恩赦,不在量移之限”:你们必须守在这儿。

  对古代文人来说,贬官堪称人生之路最重大的坎坷,对经历过荣耀的刘禹锡而言,这种屈辱感更甚。 他写过讲述苦闷的诗作,但从来没有因此走上颓废的道路,而是利用闲暇时间博览群书,发愤著述。

  即使面对瑟瑟秋风,也豪气万丈: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

  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秋词》  从战国时期的宋玉开始,古代文人一到秋天就多有寂寥之感,往往感叹壮志未酬身已老,但刘禹锡却反其道为之,他笔下的秋天,歌颂的多是秋天的美好。

制图:倪雯冰  十年之后,刘禹锡和柳宗元终于等来了回长安城的机会。

  这时京城的大街上,到处都是从城郊玄都观里赏花回来的人们,他也一时兴起发了个朋友圈,把当时的权贵嘲讽了一番: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   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

  ——《元和十年自朗州至京戏赠看花诸君子》  这些桃树呀,都是我走了之后才栽的呢。 看看你们这些人,若不是我十年前落难,哪有你们的机会?  但不巧的是,因为这一首讽刺诗,刘禹锡又引起了当权者不满,他再次被贬到播州(今贵州遵义),在柳宗元等人的帮助下才改道连州,后来,刘禹锡又转战到巴蜀之地的夔州(今重庆奉节)任刺史。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后半生的贬谪之路,成就了刘禹锡“诗豪”的名号。   一边是被长期放逐,但另一边,他从民间的生活中获得了取之不竭的创作源泉。 他把文人诗与民歌相结合,在诗歌繁盛的唐代,开拓出一条尚未有人涉足的道路——民歌体乐府诗。

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踏歌声。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竹枝词二首》  这些词作不仅脍炙人口,也成为后代文人仿作的典范,苏轼、黄庭坚、杨万里都模仿过,直到明清时期,竹枝词依然十分流行。

  公元824年,刘禹锡被贬往和州(今安徽省和县)。

身为一州刺史,刘禹锡本来应该住在衙门府邸中,但当地的知县却屡屡刁难,把他安排住在南江边上。   看到这里依山傍水风景正好,他也不恼,而是高兴地写下“面对大江观白帆,身在和州思争辩”,这里挺好挺好。

  结果他又被勒令从城南搬到城北,房子小了不少,他想这儿也不错,于是又豁达地写出“垂柳青青江水边,人在历阳心在京”。 制图:倪雯冰  结果,他再次被迫搬家,新房子杂草丛生,青苔布满台阶,他对此也毫不介意,反而写下千古传诵的“陋室铭”: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  我又回来了!  公元826年,刘禹锡罢和州刺史路过扬州,恰巧白居易也从苏州前往洛阳,两人在扬州相遇了。   两人来到酒楼,把酒言欢,喝到尽兴处,白居易给刘禹锡写了一首《醉赠刘二十八使君》。

  他为刘禹锡深深地可惜,明明拥有一身的才华,可是命运却偏偏要开玩笑,“二十三年呀,同辈都升迁了,你失去的可太多了”!  刘禹锡接过话头,但并没有自怨自艾,而是洋洋洒洒讲出了自己的信心: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

  ——《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  时间一晃,23年就过去了。 公元828年,刘禹锡的好友裴度拜相,他也奉调重返朝廷。

  他重游长安的玄都观,又想到了这些桃树:百亩庭中半是苔,桃花净尽菜花开。   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   ——《再游玄都观》  几十年过去了,皇帝换了几任,玄都观的桃林也变成了菜田,当年那些人都去哪儿了呢?虽然受尽挫折,看看,我今天不是又回来了吗?制图:倪雯冰  与同时代的韩愈、白居易等人相比,刘禹锡虽然同样忧国忧民,但却背负着很大的舆论压力,可即使身处逆境,他也没有认命、不掩盖自己的锋芒,凭着一番豪气在这些苦难中活出了坚强的自我。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

”他在诗中树立了一个刚正不阿、自强不息的人格典范,给后代的文人莫大的激励。 他们在坎坷而又不甘屈服时,往往自托为“刘郎”,借以自勉。   如今,你可以理解他的秋天和别人不一样了吗?(完)  参考资料:  【唐】刘禹锡著,卞孝萱校订,《刘禹锡集》,北京:中华书局,1990版  郭艳,刘禹锡精神世界的发展演变探析,陕西师范大学,2011年  杨晓霭,刘禹锡的贬谪生活与诗歌创作,西北师范大学,2009年  肖瑞峰,论刘禹锡诗的历史地位,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1995年第5期责任编辑:虞鹰。

你可能也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