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三方财富乱象折射投资者认知局限

编辑: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9-08-12 20:01
内容摘要:   在业内,步长制药有着“销售费用”之王的称号,其财报显示,2018年销售费用高达80亿元。高额销售费用,被认为与医疗腐败乃至药价虚高,有着极大关联。严查药企销售费用,同样是眼下监管重心之一。步长制药

  在业内,步长制药有着“销售费用”之王的称号,其财报显示,2018年销售费用高达80亿元。高额销售费用,被认为与医疗腐败乃至药价虚高,有着极大关联。严查药企销售费用,同样是眼下监管重心之一。步长制药既然把庞大资金砸在“销售”上,说明企业根本不差钱。地方政府的补助如此“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其必要性同样可疑。

  从深处查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缺失问题,从根源找党性立场和人民立场不稳问题。  着力检视整改形式主义问题,需要从点到面严起来,坚决防止和纠正对标失之于宽、施策失之于松、执行失之于软的问题,以严而又严的作风纠风治乱、正本清源。清单要一目了然,既聚焦本地区本单位的难点痛点堵点,又举一反三、从点到面,把硬尺度标出来、硬杠杠画出来、硬招数亮出来,能具体的尽量具体、该量化的必须量化,决不能语焉不详、含糊其辞,以形式主义反对形式主义。

  灰色地带如任其发展和蔓延,就可能转变成黑色;灰色地带如加强管控和引导,就可能转变为红色;如果只管黑色地带,不顾灰色地带,就很容易出现按下葫芦浮起瓢;只有让黑色地带不断向灰色地带转化,灰色地带不断向红色地带转化,才能真正从系统上解决问题。  【知行启悟】  “三个地带”虽然是习近平总书记针对思想舆论领域提出的,但对认识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同样具有指导、指示和指南作用。共产党员、领导干部,在意识形态工作中要自觉运用三分法的辩证思维和科学方法,把握“三个地带”蕴含的科学原理、哲学思想,让“红色”更红、让“黑色”褪淡、让“灰色”转红。  一是让“红色”更红。

  细心审视了平措的心理后,鲜丽对他讲:“检察院与居里村结对认亲,我就是你的亲戚,你要是能脚踏实地,辛勤劳动,我一定尽全力帮助你。”鲜丽始终相信,只有得到群众的认可和信任,调查摸底时群众才会说真心话,真实问题才会暴露,才能对症下药。  这以后,鲜丽开始与平措家有了频繁的交流,以真心换取真心。鲜丽了解到,平措的大儿子正面临毕业找工作,助学贷款还没有还完,信誉受到影响,家里有几头牦牛也卖不出去。于是,鲜丽自掏腰包购买了平措家的一头牦牛,为其大儿子还上了助学贷款。

  去年10月,云山居小区建成了专门的垃圾分类宣教室,业主可以在这里学习垃圾分类知识。记者看到,宣教室的展示柜里,摆满了小区内小朋友亲手做的变废为宝手工作品。

三方财富乱象折射投资者认知局限

  近日,一向标榜对高净值客户把控力的国内第三方财富管理行业老大诺亚,踩雷承兴控股,股价大跌的同时,持有人何时兑付成谜,而此前诺亚因辉山乳业等多个项目无法兑付。

同样,三方财富的另一大佬钜派投资,同样也被诺亚承兴事件波及,被传创始人失联、理财产品违约频发、投资的P2P平台逾期、被举报利益输送等,股价也在一年内跌幅近90%。 凡此种种,让今年成为了第三方财富管理行业的风险与乱象等问题集中暴露的一年。

  诺亚、钜派们也有自己的委屈,放眼全球高端财富管理市场,欧美私人银行、全能型投行财富管理部、独立理财咨询机构的收入结构中,来自投资客户的收入占比大致是2/3、1/2、9/10。

但让大部分的中国高净值客户为一纸理财规划付费,或者按小时为理财师一对一咨询埋单,目前还是难以想象的事。 这决定了在之前与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国内第三方理财机构的主流模式都是向产品供应商或基金管理人收费。

在现有中国特色激励体制下,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与产品管理方通过管理费分成形成利益捆绑,与独立性这一第三方财富管理宗旨渐行渐远。

更有甚者,看到管理人挣钱挣得嗨,三方理财机构也纷纷挽起裤脚自己下海,如诺亚的歌斐资产,钜派的钜洲资产等,均创设了自营产品端,投资涵盖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母基金,房地产投资基金,公开二级市场投资等不一而足。

其中部分线下财富管理公司开始频繁触碰自融、设立资金池等监管红线,带来巨大风险。   不过,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面临的各种质疑,也折射出当前投资者,尤其是相对从资金量与对金融产品的辨识度来说,气质上已经不那么散户的投资者,对财富管理的认知仍有较大局限。

国内外形势错综复杂,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的今日,很多投资者还沉湎于对若干年前杠杆市造就的高收益的回味当中。 无意或者有意疏忽了其中一些类庞氏骗局最大的特点,就是转起来还能维持,一旦停下来,就是爆雷之日。

当其中的部分独立财富机构自己开始造假,个人提成直接以投资者的投资总额而非管理费的一定比例来换算,就是起网之时。

据媒体报道,诺亚的创始人汪静波引稻盛和夫为榜样,一直笃信心的力量。

她曾把公司最受客户欢迎的理财师的照片贴墙上,每天看,反复看,直到当具有相同气质的人出现时,她就能第一时间识别。

汪静波用这种方法招来的理财师,曾一度占到总人数的60%。

读罢不禁令人悚然,也更对第三方财富所谓的独立性与专业度存疑。

  天雷滚滚之时,不少多年摸爬滚打、刀山火海闯出来的投资者,一身财富、半世精明,竟然也一时没了方向。 反求诸己,其实对于风险偏好不那么激烈的投资者,在期望值降低,回归现实的前提下,还是有不少选择,甚至是傻瓜型选择。

例如公募基金阵营的货币基金、债券基金、甚至是股票指数基金,不要瞧不起那点收益率,将一般散户的股票账户打开,几年下来收益能够超越以上几种品种收益率的并不多。

  当前,除了公募基金代销,其他金融产品种类的销售还有不少处于监管真空状态,其中的私募类产品(私募证券、私募股权、私募债权等),百万级门槛更属于实力稍弱的投资者需要慎重对待的大杀器,一旦遇到鱼龙混杂的理财师推荐未在监管机构备案的山寨产品,更是非死即残。

因而,关于理财师的从业资格、执业监管、信息披露管理以及机构准入和行业自律,显然很为急迫与要紧。

  (作者系基金从业者)。

你可能也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