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资讯

为什么新中国第一部法律是婚姻法?

编辑: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9-09-10 20:01
内容摘要:   药监局专家的答案是——目前还没有孕妇和哺乳妇女的相关数据,暂时不推荐孕妇和哺乳妇女接种宫颈癌疫苗。其实HPV的危害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这部分女性可以等一段时间,等胎儿出生和断奶后再接种HPV疫苗也

  药监局专家的答案是——目前还没有孕妇和哺乳妇女的相关数据,暂时不推荐孕妇和哺乳妇女接种宫颈癌疫苗。其实HPV的危害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这部分女性可以等一段时间,等胎儿出生和断奶后再接种HPV疫苗也不迟。目前没有发现疫苗对胎儿有不利影响。

    新华社上海7月14日电(记者郭敬丹、朱翃)14日一早,上海地标东方明珠城市广场迎来一群篮球少年,“MAGIC3上海市青少年三对三超级篮球赛”最后一阶段的大区赛在此举行。  正式比赛开始前,上海久事大鲨鱼篮球俱乐部的罗汉琛、施宇晨两名球员也穿上MAGIC3文化衫来到场上与参赛选手组队,率先上演了一场有趣、精彩的表演赛。赛场旁,上海男篮队长张兆旭拿着话筒当起了解说员,为青少年、也为自己的队友加油打气。  此前,大区赛已先后在上海南京东路世纪广场、徐汇滨江绿地等城市地标区域开战,青少年在比赛中表现出的青春活力和篮球文化,成为上海街头亮丽的体育风景线。  “我们希望通过青少年篮球赛事与城市地标的结合,为青少年选手们提供更大的舞台来展示球技和健康朝气的形象,同时也打造靓丽的城市体育景观名片。

    记者了解到,各级财政已将非洲猪瘟纳入强制扑杀补助范围,补助标准为能繁母猪每头1200元。各地可根据生猪大小、品种等因素细化补助标准。中央财政对东、中、西部地区的补助比例分别为40%、60%、80%。  “国家对于因非洲猪瘟疫情防控而扑杀的生猪给予补贴,不论猪场大小,也不论猪场的所有制性质,在补贴政策上是一视同仁的。在操作层面,去年我们补贴结算是一年一次,今年缩短了结算的周期,每六个月结算一次。

  在此基础上,去年,广东还开始谋划万里碧道建设,统筹山水林湖草各种生态要素,打造清水绿岸、鱼翔浅底、水草丰美、白鹭成群的生态廊道。根据规划,2019年广东基本完成碧道的规划设计,2022年建成总长超过5000公里的碧道,打造生态新名片。(完)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广告)[责任编辑:姜楠]核心提示:今年6月,全国9个区域碳市场共成交配额万吨,交易额亿元,较上月分别上涨%、%。

  除了美国,去年5月生效的欧盟《一般数据保护条例》(GDPR)被称为人类历史上第一部“数据宪法”,其中嵌入了一套原则,规定包括“脸纹”在内的生物信息属于其所有者,使用这些信息需要征得本人同意。  可能是因为民众的担心和政府的不支持,像谷歌这样的科技巨头也不追捧这项看起来“钱景”灿烂的技术,它们更愿意将注意力投入到一些高远的战略上去,例如Facebook最近宣称要做的Libra数字货币。  然而,更多人认为,在此领域,中国可能站在了历史正确的一面,西方人的担忧和政府的限制并不能改变未来的发展方向。随着可穿戴设备的普及,摄像头只会越来越普遍,更多人的脸也必然越来越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为什么新中国第一部法律是婚姻法?

中国共产党对婚姻家庭法的重视可追溯到革命年代。 1931年,毛泽东亲自签发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婚姻条例》,便明确提出婚姻自由、男女平等、一夫一妻等原则,这些内容成为后来新中国制定《婚姻法》的重要参考。

1948年9月20日至10月6日,解放区妇女工作会议在西柏坡召开。 会议期间,刘少奇对邓颖超等中央妇委的同志说:“新中国成立后,不能没有一部婚姻法,我们这么个五亿多人口的大国,没有一部婚姻法岂不乱套了?这个任务交给你们中央妇委,你们马上着手,先做些准备工作。

”在会议结束的前一天,刘少奇到会作重要报告时再次强调:“现在的时机已经成熟了,你们现在就要组织力量起草新婚姻法,建立新民主主义的婚姻制度。 ”会议结束后,中央妇委立即成立了由邓颖超主持的婚姻法起草小组,小组成员都有着丰富的妇女工作经验,对广大妇女的疾苦有着很深的了解,她们进行了深入的调研,围绕法律条文展开了详尽的讨论。

起草小组成员之一、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全国妇联副主席的罗琼在写给《人民日报海外版》的信中回忆道:“经过几个月的努力,中央妇委拟定出了婚姻法初稿。

大约一九四九年三月初稿即从西柏坡带进了刚解放的北平。

新中国成立后,邓颖超同志把初稿送交党中央。

经过中央书记处讨论修改后,由党中央转送中央人民政府。

”新中国成立之初,封建婚姻制度与男尊女卑思想仍广泛存在,不幸的婚姻缠绕着无数中国家庭。

据统计,从1949年7月至次年3月,仅在河南的部分县市,便有122名妇女被夫家杀害或被逼自杀。

社会对婚姻法的需求愈发迫切。

在经历了多次征求意见和修改后,1950年4月1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终于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七次会议上获得通过,于5月1日正式实施,一个“妇女能顶半边天”的新时代开启了。

新中国第一部法律竟然是《婚姻法》——这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在记者进行的街头采访中,有受访者在得知正确答案后惊讶地说:“新中国百废待兴,我以为第一部法律会跟经济或政治有关。

”1950年5月1日发布的《中共中央关于保证执行婚姻法给全党的通知》指出:“正确地实行婚姻法,不仅将使中国男女群众——尤其是妇女群众,从几千年野蛮落后的旧婚姻制度下解放出来,而且可以建立新的婚姻制度、新的家庭关系、新的社会生活和新的社会道德,以促进新民主主义中国的政治建设、经济建设、文化建设和国防建设的发展。 ”“为了安定社会和保障人权,与封建主义婚姻家庭制度作斗争,改造旧式的婚姻家庭关系,满足社会主义新型的亲属关系的实际需要,新中国亟待一部新型的调整婚姻家庭关系的法律。

”西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副教授马钰凤解释道,“婚姻家庭事关每一个人,婚姻家庭的稳定关系整个社会的稳定。 ”万事开头难,普及《婚姻法》《婚姻法》实施后,效果立竿见影。

据当时华东司法部统计,仅1950年下半年的婚姻案件便超过4万件,其中多数是女方因无法忍受包办婚姻、重婚、家庭暴力等主动提出的离婚案。 当时福建有位寡妇名叫倩英,年仅29岁的她竟已被迫守寡13年,在得知《婚姻法》“禁止干涉寡妇婚姻自由”后,她毅然决定与自由恋爱的对象结婚。

她在给《人民日报》的信中写道:“我已经战胜了旧社会给我的一切无理的压迫。

”上海妇女周阿珍9岁时便做了童养媳,17岁结婚。

她常年受到丈夫和婆婆的打骂凌辱,1949年时曾试图自杀,幸而被人救起。 1951年,阿珍用自己多年的积蓄给自己买了一只金戒指,丈夫朱宝龙便利用自己基层干部的身份污蔑阿珍是“反革命分子”,逼迫她向群众坦白,当月,阿珍自杀身亡。

此时,《婚姻法》已经实施一年多,朱宝龙和他母亲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和8年。

新中国《婚姻法》第一章第一条便开宗明义,“废除包办强迫、男尊女卑、漠视子女利益的封建婚姻制度。 实行男女婚姻自由、一夫一妻、男女权利平等、保护妇女和子女合法权益的新民主主义婚姻制度。

”时任司法部部长史良解释说,要从不平达到平,必须加倍扶植实际处在不平地位的妇女,才能真正走向男女平等。

《人民日报》的社论表达则更直白:“婚姻法的立法精神是要推翻以男子为中心的‘夫权’支配。 ”《婚姻法》颁布后虽成就斐然,但破除封建婚姻制度与男尊女卑思想并非旦夕之功。

在其实施后3个月里,江苏某9个县仍有119名妇女被迫自杀或被打死。

据当时《解放日报》报道,某些地方干部“故意拖延、为难,甚至干涉,压制离婚、结婚”。

浙江金华有两位青年自由恋爱,却被村干部和民兵拘禁,说是“违反纪律”,女方愤而自杀;洛阳妇女王玉四次申请离婚,均被法院工作人员找借口不予受理,最终她惨遭丈夫杀害。

法律的尊严在于执行。 之后几年间,一场场宣传与捍卫《婚姻法》的运动在全国展开。

1951年10月,4个检查组奔赴全国,进行了为期两个月左右的《婚姻法》执行情况检查,了解了法律贯彻过程中的主要问题。 同时,一些违反《婚姻法》的犯罪分子受到了严厉制裁,以山西省为例,便有赵城县干部靳书田杀害妻子后被判处死刑、长治专区将15名杀妻罪犯判处死刑等案例。 1953年2月1日,周恩来签发《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关于贯彻婚姻法的指示》,要求“展开一个声势浩大、规模壮阔的群众运动,务使婚姻法家喻户晓,深入人心,发生移风易俗的伟大作用”。 一场持续数月的《婚姻法》宣传运动席卷全国,报纸、广播、电影、戏剧等各种群众喜闻乐见的媒介都被用于宣传《婚姻法》。 当时广为流行的评剧《刘巧儿》中唱道:“这一回我可要,自己找婆家呀。 ”据统计,这次普法覆盖了全国70%左右的地区以及亿成年人口。 经过不懈努力,到1956年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调查,全国大部分地区已实现自主婚姻。

2018年2月,来自山东潍坊农村的黄洪浩、孟桂兰老夫妻进城拍了一组写真照,作为他们二人的50年金婚纪念。

孟桂兰告诉记者,他们结婚时,包办婚姻在当地已不常见。

如今,黄老先生已经过世,他们的金婚纪念照依然摆在窗边。 新中国第一部法律《婚姻法》维系了家庭的和谐,奠定了社会发展的基础,其立法精神至今影响巨大。

一部“活”的法律新中国首部法律《婚姻法》的诞生,在全球也算领先——意大利直到1970年,才立法允许离婚;我国香港地区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才彻底废除纳妾陋习。

但面对各种新问题、新挑战,《婚姻法》没有满足于已有成就,而是始终坚持自我革新,与时俱进,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

至今,这部法律已在1980年和2001年进行过两次修改,并由最高人民法院颁布了多个司法解释。

《婚姻法》的每一次修改,都折射出时代的变迁。 例如,1980年9月10日颁布的《婚姻法》,将“夫妻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作为判决离婚的条件。 北京家理律师事务所曹子燕主任律师告诉记者:“1980年正是改革开放后经济大发展的时代,离婚实质条件的确立为社会大众追求婚姻自由、离婚自由提供了更好的保障。

”2001年4月28日,再次进行了33项修改的《婚姻法》实施,并沿用至今。

其中“禁止家庭暴力”的规定尤为醒目,这是中国首次在国家级立法中对家庭暴力问题作出明确规定。 在《婚姻法》的领衔下,2005年,“禁止对妇女实施家庭暴力”写入《妇女权益保障法》;2016年,《反家庭暴力法》实施,“法不入家门”成为了过去式。

你可能也喜欢: